新濠天地

?

文艺作品

马锦龙:我的父亲真“俗”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5   点击量:923次, 作者:马锦龙 分享到:

我的父亲是一个标准的中国农民。在截止目前六十四年半的人生里,他做的没有什么可以写入史册,没有任何丰功伟绩,也没有任何的罪孽。只有带着普通人平凡一生的淳朴和淡定,再加上中国农民的半生贫困。

父亲只上到小学三年级时,就被爷爷拉回家做劳力挣工分去了,类似这种现象,在那个年代是很常见的现象。后来,由于家里孩子多,生活过于贫困,父亲又拉了几年瞎子,期间随着这位瞎子走街串巷的乞讨卖唱,因此会鼓捣一些乐器也能够唱上那么几句。到后来,周边村子办事情或搞什么活动,父亲经常会接到邀请,他自己也是对此乐此不疲,或许只有这样,才能够让他找到存在感。

说实话,我的父亲并不严厉。他很少打孩子,更是从没骂过孩子。对我这个淘气鬼,只是有几次吓唬我要打也没真打。小时候看到灶火前总是放一根火柱,据说是打孩子用的,但终究我也没挨着,也没见他用过。他一向很反对骂孩子,曾经说:“骂孩子?不行!你骂孩子兔崽子,那不就相当于骂自己是老兔子吗?”

虽然他不严厉,但我们姐弟几个都很怕他,他一瞪眼或是用那根看着油腻的烟管子,在炕棱上重重敲几下,我们就都不敢言声了。我小时候又很盼望着能和他一起玩,但他总是出门在外,加之父亲没什么手艺,总是跟着一些匠人做小工,一年到头的在外奔波,到年底核算时我知道根本没挣到几个钱,据说低的时候一天才挣三四十,可想而知一年才能挣多少钱!直到有一年,父亲在工地干活时不小心受了伤,回到家里调养,那段时间我刚好也中考刚结束,每天就照顾父亲的起居,可父亲又是个闲不住的人,之后我就每天随父亲上山挖些草药,然后每周去附近的镇子上去贩卖。那段时间,虽然每天与父亲起早贪黑的干活,但却也是至今我与父亲一起的最为珍贵的记忆,第一次向父亲炫耀着自己挖到的草药;第一次跟着父亲去之前从未去过的山沟;第一次与父亲在石檐下避雨;第一次听父亲之前不曾提起的过往;第一次看到山丹丹花... ...

我小的时候家里实在太穷了,我们姐弟共五个孩子,因为家里女孩子多的原因,我总是穿着姐姐们穿过的绣着花并打着补丁的衣服,在学校里往往受到部分学生的歧视,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我上初中。曾经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,为了能吃点疙瘩汤,父亲拿着大碗跑了好几户人家去借一碗面粉,其中艰辛可想而知。为了家计,父亲长年出外打工,干着最苦最累的活,自己省吃俭用的,那时我还小,总是记得父亲一回来总能带点好吃的,所以大家都盼着他回来。他自己在外呢,就饱一顿饥一顿的,衣服一年四季反反复复就拿几件衣服,随着季节来回更替。

到现在父亲年纪大了,患有严重的耳聋,并且由于之前长年在外的奔波,落了一身的病,外边的世界不再需要他,他只得不甘愿的留在老家,守着家里的几亩农田。他再也不到热闹的地方去唱上两嗓子,我也很少看到他把玩那些他曾经挚爱的乐器。由于身体的原因,他现在很少抽烟,总是圪蹴在一个地方老半天的发呆,或是看着我们在说些什么。每次给父亲的打电话时,总是要大声的说几遍他才能听见,而他总是反复那句话“出门在外一定要吃饱饭”,唉!我的父亲真“俗”。(马锦龙)



上一篇:王悦政:父亲的鱼尾纹 下一篇:高晓邦:愿你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
?